我已经到了要去参加葬礼的年纪了

2019一开年在葬礼上的一些胡思乱想

Posted by BH on January 12, 2019

上周突然收到一个噩耗,我们以前化学系一位中国同事的老公突然去世,年仅34岁。祸不单行,再前不久,化学系一位德国faculty也因病辞世,感觉也很年轻。

于是,我第一次在美国参加了葬礼。

葬礼上,我的这位同事说得非常煽情,回顾他们俩海誓山盟的爱情,以及生活中的一些琐碎趣事,还有她老公的一些未完成的心愿等等,可惜天妒英才。底下在座的大妈们有好多都在哭,就连大叔们也时不时地抹眼泪。

我突然在想,以后我的葬礼会是什么样子。有多少人会来,哪些人会来,我的妻子会在葬礼上说些什么(根据我俩的健康状态好动程度以及男女平均寿命,我应该会走在她前面),底下又会有哪些人来分享关于我的故事,又会分享哪些故事。

我似乎真的不太清楚别人会怎么看待我,或者说我究竟想让别人怎么看待我。论事业我自认为还算勤奋,绝不是那种混日子的人,但似乎至今也没啥成绩。论家庭算是早早地结婚了,14年和16年上帝分别带走了还未谋面的孩子两次,现在又一切准备就绪,我们正打算尝试第三次。论兴趣爱好倒是非常广泛,已经跑过三次马拉松,尽管后程基本靠走;喜欢养花种菜,尽管规模不算太大;喜欢钓鱼,尽管条件有限也只能在岸边钓钓;喜欢投资,但前不久刚把非养老账户的股票都卖了买了个房,现在checking accout还剩下几百块钱,再喜欢的公司现在也没钱买。

这才发现,其实现在似乎还在人生的起点,现在说结束真的太早。

不如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,毕竟和他们相遇都是缘分;不如珍惜自己的身体,多运动早睡觉;不如各方面再努力一些,虽然不需要最后在葬礼上炫耀什么,但至少觉得这个人生过得充实,不要留下太多的遗憾。

愿逝者安息,生者坚强。

写到这里的时候又想起一件事,这似乎并不是第一次有身边熟悉的人离我而去。我有个初中同学,经常一起玩游戏,三国啊fifa什么的,关系不错,感觉他是个很开朗的人。高中之后因为去了不同的学校就逐渐疏远了。好像在大学时突然听谁说到他因为失恋选择了跳楼,就这么非常草率地了结了自己的一生。不管怎么样,下次回国一定要去坟上看看他。